从抗疫看年轻一代的担当

发布时间:2020-02-13 18:24 信息来源:渡口乡 责任编辑:王诗语 点击量:1

昨天,在网上看到一篇《“95后”女医生骑行数百公里返岗!通行证让人泪奔……》的人物通讯,这名女医生叫甘如意,24岁。她说:“我们科里只有两人;疫情这么严重,我必须要回去。”而家“距武汉300多公里,长途班车也不通了,怎么去?”她赶到镇里开了张一级通行证,骑着自行车返岗。

从甘如意逆行而上的担当,想到奋战在乡村一线防疫防控的张张年轻的脸容,看上去,无不充满着稚气,但不失坚毅。中国的八〇、九〇后,都是父母心中的“公子、千金”,绝大部分都是“糖水泡大的”“温室里的花朵”,清一色的“三门生”,即“家门、校门、社会门”。都是些在父母面前唱着“只要我还没长大,你就会把我捧高高”的幸福一代。什么是苦?什么是难?与他们的上一辈相比,反差很大,弄不好恰恰相反。曾听一位生活在城里六十年代出生的父亲说:“他骂儿子,你这也不吃,那也不吃,我们小的时候餐餐是红薯杂粮,一餐饱饭都呷不到”。儿子闻言,却万分委屈地说:“我现在红薯都冇得呷。”父亲诉的苦实在,儿子委屈的反驳也不假。这就是代际之差,正因为如此,不少人特别是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对八〇、九〇后出生人的充满着担忧。担心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,经不经得起挫折,,受不受得起磨难,呷不呷得起苦,大难面前敢不敢担当。没有经历,这些困惑始终挥之不去。

大难面前显担当。这次抗疫举国一致,涉及行业万千,不管是从各类媒体报道看,还是从我们身边所见所闻的情况说,我们的八〇、九〇代是值得信赖的,既是在大难面前敢于逆行战斗兵,也是不畏艰险勇于向前的先行者。渡口乡政府共有干部职工36人,其中八〇、九〇后的年轻人18人,占总数的百分之五十。农历2019年12月29日,乡政府召开紧急会议,传达国家、省、市、县关于冠状性肺炎疫情防控会议精神,并对全乡防疫稳控工作进行安排部署。十八名年轻人没一个退却,绝大部分冲在一线,走村入户摸排,值守路卡劝导。明知有风险,甘当逆行人,那里有任务,就到那里去,绝不给党委、政府抹黑。2月5日,上级为防止废弃口罩造成疫情传染,给每个乡、村配送了专用垃圾桶,渡口乡共配了好几十个,累成两大垛。只见八〇后的党委副书记颜冬明和九〇后的扶贫专干曹浩亮在组装,摆弄扳手和钳子绝不是他们的长项,为垃圾桶装轮子组盖子,更不是他们熟悉的活,但他俩在做,且做得非常认真,天气虽然有点冷,细看,他俩额头上却冒着汗。还有几位年轻的乡领导张华剑、樊颖东、彭搏涛、卢新泉,在此次抗疫阻击战中,个个身先士卒,“挥舞党旗跟我上”,没人只口喊:“给我上”,既当指挥者,又当战斗兵。另有八九名九〇后的干事,他(她)虽没有甘如意骑行300公里返岗的壮举,但他(她)们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,危难之际,勇于防疫一线,日夜坚守,不辞辛劳,恪尽职守,当好防疫守护兵,同样是值得肯定的。陈磊,在此次防疫值守路口中,本人好几次看见他沙哑着嗓音、咳着嗽站在寒风里,有着很明显的感冒症状,我们劝他回去休息。他却说:“你们年纪这么大了还在值守,我怎么能回去休息,下班回去后吃点药,就没事了”。罗小锋、卢映雪两位小姑娘更值得一赞,白天和大家一起值守,晚上还要汇总资料,撰写各类信息简报,为了把情况摸准,不出任何纰漏,经常是晚上电话复核了解,本人就接过她们好几次这样的电话。我看过他们发在网络媒体的稿件,写得很好,写出了渡口的真实情况,充满着正能量,对宣传渡口促推渡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潜在作用。

“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志则国志”。中国的年轻一代,究竟“强”与“不强”,“志”与“不志”?从此次抗疫防疫的战“疫”过程中可见一端。《环球时报》12日报道: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主持人慷慨激昂地说:“数千年来,中国教给日本无数宝贵经验与智慧。人类最痛苦的时刻恰恰是最珍贵的瞬间,因为此时人类会唤起最无穷的力量。不气馁、不松懈、不畏惧、不放弃,百折不挠,勇往直前,与敌人永远抗争必将迎来最后的胜利”。这既是中华民族的历史文明,更是奋斗在抗疫防疫广大年轻朋友的骄傲,是你们响应党的号召,不畏艰险,勇往直前的壮举,使中华文明得到进一步发扬光大,赢得世界人民的又一次肯定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